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上妹妹
强上妹妹

强上妹妹

那天星期六,妹妹跟她同学去百事达租了几支片来家里看,我刚好由朋友家打麻将回来,输了六千多心情已经极度不爽,回家又看见一群女生吱吱喳喳的,我摆了个臭脸走回房间就在我快走入房间,我听见我妹窃声的对他同学说:「别理他。」怪胎一个剎那间我脑怒的大声吼道:「妳说什么!给我小心点。」用力的就把房门砸上了,开计算机看我的色情图片了。


  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没想到我看到硬了起来,掏出兄弟要给他来个痛快时,我妹突然冲了进来看见我手握着大屌,她竟然还是红着脸劈头就骂:「死变态,你凭什么赶走我同学,色情狂,我一定要告诉妈。」接着头也不回就把我房门甩上离去了妈的,他要跟妈说什么啊……我心里想着是要说我赶走她同学,还是说我打手……妈的,这下换我急了。


  我二话不说,马上也冲到她房里一打开门,就看见她正拿着手机正在拨打,顿时我确定他是要打给我妈,我一下子冲过去就把手机抢了过来:「妳竟敢告状。」「还我手机啦,你这个死变态。」「你有种再骂我死变态看看。」我已经恼羞成怒了:「死变态,死变态,死变态,死变态。」我打了一巴在她的脸上:「妈的,妳再骂,你再骂我就强奸你。」事实上我只是想喝阻她而已,没想到竟然说出这样的字眼随即望着妹的身体……那姣好的身材,白净的皮肤,以及清秀的脸庞,才高一,就已经是个美人了……我拿她内裤打手枪已经n次了,可是强奸这举动……呃……我吞了口水。


  我妹虽然被我用那词句吓得一愣,但她骄纵的性格岂是会认输:「你这超级死变态,色情狂,把手机还来啦,我马上就跟妈说。」这下我真的被逼急了,加上她那短裙老是遮不住大腿。「妈的!老子豁出去了!」我二话不说,马上冲过去把她扑倒在床上,右手一下子往她胸部摸去,双腿直接就把她腿撑开。「哇……你干什么啦,你这死变态,色情狂……」她一直猛扯我衣服头发,由怒骂变尖叫……我急得赶紧把嘴也嘟上……打从我摸到她纷嫩又柔软富有弹性的双乳,我的屌已经硬了,加上我又伸进去那件紫色三角裤,碰触到她那稀疏的阴毛,我发誓,那时候就算有人拿枪指着我的头,还是无法阻止我我任凭她如何挣扎,依旧迅速把我们的内裤都脱掉。


  这时候她猛然把头往左一偏,喘嘘嘘的说:「哥,你要干什么啦,你不要这样啦。」她显然有意识到我豁出去,想要找我和解了事但就在我手指探触到她的阴唇,滑到阴道口,那湿滑到嫩穴已经命令我,就算马上毙命,也无法终止这项行动了我很快扶起硬到不行的屌,让我的龟头在她穴口沾染了淫水,原本猜测我妹大概还是处女,不敢用力插进去,没想到龟头才刚探索进入阴道,随即就插入了半根了……我心想,妳这骚货,原来早给别人干了,我兴奋又加上醋劲,一下子整支就给她插了进去。「哇……好痛阿!」她惊呼得让我顿止,但我还是紧抱住她,以防她挣脱,「呜……你竟然真的强奸我,呜……」「我……我……谁叫你恐吓我……」「呜……人家只是要打给同学,问他们到家了没呀,呜……」尽管我的停留在她穴里静止不动,但我却是觉得她的淫水似乎更多了……那种滑腻的感觉……「妳怎不早说……那现在怎么办……」「你快拔出来啦,这是乱伦。」「都干进去,早发生了,况且你又不是处女,有什么关系?」这时候我边说边非常缓慢抽动着:「人家又没跟男生做过……」妹的语气似乎随着我缓慢抽插,并没那么激动了:「没做过怎会没处女膜呢?难道……喔……你还竟敢骂死变态……」望着她红透可爱的脸,我已经加快速度干了起来,那滋滋的水声也随着响亮。


  「喔……妹,我好爽喔……你的穴好紧……」她这时紧闭双眼,呼吸更是急促:「哥……你不……要说……啦……不要了啦……」既然说不要,但我总觉得她老是挺起屁股在迎合我的插入,「为……什么不要……可是……我觉得你下面已经……好湿了呀……」我整支阳具,被那又滑又紧的阴道包含住,真的快爽到不行了:「哥……你不要……说了啦……阿嗯……嗯……」随着她那张诱人小哼叫着,我忍不住吻了下去,原本以为她会排斥紧闭嘴唇,没想到她一下子就伸出舌头,缠绕着我的舌头,天阿!就在我妹那舌头的缠绕之下,我已经把守不住精门了,「妹……我不行了……我要射了……我好爽……我要射了……」她似乎在我奋力抽插之下也爽到不行,原本鼻音较重,但也呼叫出来:「喔……哥……哥……喔……」我很清楚感到她整个阴道在蠕动,就此我把精液往她穴里不断喷射时……而she这时也加入了我们……操,是她来电乐曲啦……如果说,这世上还有能够改变女性骄纵性格的方法,那么除了占有及征服她之外,我实在难以想象有别的方法,自从那个星期六之后,我妹几乎变了一个人,原本大小姐脾气的她,现在可温驯得像只小猫,以前别说指使她做任何事,就连平常交谈,也从没给我好脸色看,现在可不同啰……今天,她那些长像抱歉,身材可惜的朋友,又来我家看片了我总觉得,妹夹杂在她们当中,简直仙女被一群恐龙挟持。


  我当然也是躲在房里看我的情色图片,正当看到口渴时,想去拿饮料,突然发现自己屌硬得连站起身子都困难,更何况从一群恐龙面前经过,看来我别无他法了,扯起嗓门:「芝晴,帮我拿瓶饮料上来……」不到一分钟,敲门声响:「哥,开门啦!」我挺着雄纠纠的屌,把门打开妹一进来见着,马上红着脸白了我一眼:「你很变态耶,一天到晚看那个。」我接过饮料喝了一口,心想,既然下面也渴了,何不……我一把拉住妹妹往我我怀里坐,双手开始不安份的抚摸了起来我妹轻声的惊呼了起来:「喂……你干什么啦,我同学在外面。」我管他同学在哪儿,就算天皇老子,也挡不住我硬度直逼钻石的大屌我急色的双手已经拉下她裤子的拉炼往里边探索唷……蕾丝耶:「拜托啦哥,不要啦,她们在外面会听见啦。」听见?操……那几只恐龙搞不好怎样做爱都不懂咧,怕什么我手指头已经来到穴口……哇……湿成这样!这小妮子看来可比我还色,那淫水真的是泛滥成河了:「哥……你不要这样啦……这样人家会受不了啦……」她背靠着我转过头来说着,那双眼睛瞇成那样,真的是好淫荡,还一直说不要那样,我看她是巴不得我赶紧插进她湿痒的穴里,我把嘴唇凑了过去,两人舌头已经翻搅了起来……自从那天干完之后,我几乎每天都寻找机会,可是刚开始那几天是尴尬期,我也不好下手等到我们开始交谈,我总是趁父母亲看不见的地方强行抱住她索吻,或者乱摸一把,她也只是笑骂着,并没反对的意思,甚至有一次我还在半夜要潜入她房里,只是门被锁住了。


  这时候我苦等的机会终于来了,我打算从网络上所学到的,混身解数使出来,我把她抱放在我床上,把她裤子脱了下来……哇咧……这……这不是那件我射过无数次的粉红小丁吗?没想到穿在我妹的身上,那种诱人的味道更是性感无比,这时候我的兴奋指数已经攀升到尽头,我马上把头凑下去,把内裤往旁边一拉,舔了下去喔……咸咸的,淡淡的……那淫水简直用流的湿染了我床单……「喔……哥……这样太刺激了……不要啦……我会受不了……不要……」我想到一个朋友传授的秘诀,先舔后吸,保证女人缠死你:「哥……我好舒服……快我好想你……好想你现在就插进来。」在我边舔边吸之下,我已经早把自己内裤脱掉,这时候我也忍受不了,我若没插进去,肯定会暴毙身亡,我迅即的让我的硬屌沾染淫水,在她阴道推挤之下,整支阳具很快的被她穴道包覆得紧实无比,我这次真的是狂抽猛送,以表我忍欲之心。


  「喔……哥……你这样干……我好舒服……喔……」我也实在爽毙了,我妹的阴道实在很紧,尽管那些淫水的滋润,我一点没感到松弛。「妹……比你自慰爽吗?」「爽……真的好爽……让我快飞了起……让我好喜欢你……」「那妳以后愿意让我干吗?」她在我耳边轻呼着:「要……我每天都要……都要给哥你干……」我既感动又兴奋的吻了她的唇,她的舌头灵活的舔着我的舌头,就在我灵魂出了窍似的状态中,我听见由门外传来喊叫声:「晴……晴……」是她同学在叫她,我妹也迅既回过神,「怎么办啦?」我并没也不想停止抽送,「去问看看,真是啰嗦。」我妹仍轻声哼着:「可是……人家……好爽……人家不想离开你……」我安抚着她赶紧问完,我再干好吗?我妹心不甘情不愿反起身来,走向门口,只把头探出去,下身裸露在我眼前喔……天阿,那滑落在大腿的淫水,那翘而圆挺的屁股我怎么能够容忍呢?


  我也迅速的起身,冲过去抱住她的小蛮腰,挺起屌就插了进去,我妹颤了一下,但也强自镇定的问她同学:「干嘛?我在帮我哥计算机清除一些病毒,马上就好。」她同学啰嗦的说:「可是片子快完了,要停止等你吗?」我发觉这真是太刺激了,当着我妹同学的面,干着我妹:「不用啦,你们看就好,我晚一点自己再看。」她同学好像查觉什么事的:「妳……没事吧?」她有事,而且很忙,我心里答道……我的阳具在我妹屁股下一拉一送,那淫水真的是量多得惊人,我妹这时好像几乎将近高潮似的,跟她同学响应没事之后,赶紧把门关上,反起身抱住我,把我推向床上,狂吻着我:「嗯……快……插进去……干我……快……」我得令,赶紧又插了进去,「喔……哥……我好爽……哥……你真的干得我好爽……喔……」这一回在猛插之下,我已经快忍不住要射精了。「妹……我也快爽死了……我快射……」我妹显然也将近高潮,「快……射吧……我也到了……到了……喔……哥……哥……我……好爱你……」时间彷佛静止似的,剎那间一切都停止了,随着那精液缓缓由我妹穴里流出……她一直吻着我……一直吻……「完」


  【完】